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强奸-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1-8章)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1-8章)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女主播裸身自慰流白浆_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视频_女人体1963 播放_青草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

地址发布页:

第八章更新在18楼··
第一章
[p]
[/p]  现在要说的是我自己的真实故事,这些都是我精心设计,费心费力去做的。对有些人来说,觉得是有些不可思议,或者遥不可及。不去努力尝试,怎知道行与不行?当然,不能在明知不可为的前提下还硬来,这些是很危险的,我也是不赞成的。对于这些东西,双方必须都是接受的,哪怕是有些不情愿地接受,这都
可以。毕竟为了安全着想,还是得先知。在情况不明确的前提下,试探着去理解对方的内心,或者打开之内心。不能胡来,乱来,强来。否则,必有害,而且是
大害。
  我接触母子乱伦,也是认识到这些影片或者小说,是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平时经常和些朋友去淘碟,里面或多或少会拿到一些日本的乱伦题材的A片,但
是当时没有多想,只是当成一般的A片看待,心里是紧张万分,因为当时能看书A片都是紧张的,也是偷偷摸摸地看。现在写这篇文章多少能有当时的感觉,就
是有些心跳,紧张。在我特别留意这类题材的原因,是无意在小书店中发现的。当时真的很少看课外书,不是说我学习多好,相反我学习都是倒数。平时同学朋
友都喜欢看些武侠,言情,色情的小说。我是绝对不会看的,毕竟很懒得看书,看书就觉得很头疼。
  后来恋上小说,也是因为等人。当时约好朋友一起出去玩,我等着无聊,就去小书店去。当时觉得到人家书店,不装着看书,光站着也不好。就胡乱地反,
看了金庸的武侠,根本没看下去的欲望。累了就坐下来,发现旁边有纸盒,里面装很多杂誌一类的书。就拿出来看看,上面一些还是比较正规的,当翻着翻着,
到中间就看到色情的了。封面都是很性感的女郎,标题直白地写着与老师,与妹妹,与哥哥,与妈妈之类的乱伦标题。我看着标题并不觉得吸引我,但是为了大
发时间,我还是打开来看。一看就被吸引住了,可能之前没什幺接触过吧。刚刚看了不到两篇,朋友就到了。我如获至宝,把这些书放回去,等着回来再过来租。
和朋友约这去和别的高中朋友打篮球,平时都是学习不好的我们,打球就是很得意。毕竟我们几个都是校篮球队的,平时放假都经常约着出去打球,找各种对手
打。乐死不疲,男人就该在赛场上碰撞。打了一场球赛下来,赢球的喜悦自然有。我却心怀鬼胎,没和朋友去吃饭,改口说家里今天来人了。我们打球,都是输的
一方合资起来请客。
  我来到小书店,马上装起两本,压了10元的押金,每本是五毛租金,第二天毕竟归还,不然又加钱。回到家后,澡也没洗,躲在房间看着。当看到关于母
子的小说时,那种激动是无法言说的。不光是小说,里面还夹杂着许多真实的案例,一个是农村的,一个是小镇上的。农村好像是讲一个30多岁的男人,被自
己的老母亲勾引,然后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当然不是美好的,毕竟是案例。后来因为这个儿子不愿意再继续,怕自己老婆和老爸知道。但是这个老母亲却想
继续下去,情节我记不得了。然后不知道为什幺就杀死自己的老伴。当时还配图,一个老太被带去指认现场,是一口井。我觉得这个东西不吸引我,毕竟是悲剧,
惨剧。而且几乎看不到别的,只有悲剧。第二个案例也是因为一个母亲,因为自己老公常年出车在外,自己特别寂寞,但又不敢出去找男人。所以有天晚上,她
洗这衣服,看着高中的儿子已经睡着。就忍不住,偷偷地解开儿子的裤子,露出JJ,然后含了起来。这时候儿子被惊醒了,母亲马上用嘴堵住儿子的嘴,然后
自己坐上去。就是这样发生的第一次,儿子虽然不是主动,但是觉得很享受,也没再拒绝。之后的日子,母子两经常做爱。但是他们不小心,最后被出车回来的
老公撞见。之后怎样我记不清,反正最好母子两相继自杀了。也配有图,当时是黑色的图像,两具尸体躺在房间内。这些东西对于那些90年代上初中或者高中
的人来说,肯定有人也看过这两个案例。当时触动很深,也很矛盾。自己心里想,但觉得这样的悲剧又太惨了。所以当时就只能胡思乱想而已,想像的物件很多时
候也不是自己的母亲,总觉得自己母亲不漂亮,想像着有些反感。这个就是当时的感觉,和接触。之后接触到网路,这些东西有一阵子没想过。很多人肯定会说,
当时有网路肯定更方便。对我来说,网路吸引我的只有游戏,还有网友。那时候的游戏很多,CS,奇迹。是我主要玩的,也是死党们经常跑到网吧的原因。学
习不好,我们也不在乎,只要训练的时候认真练球就好。但是对体能确实是回应很大。还有我们几个只有一年的时间沉迷游戏。到高二下半学期就开始认真打球,
毕竟我们这样的体育生,想到好的的学校,只能在篮球上多出功夫。最后,我高考不好,但是体验特长加分,进了不错的体校。直到现在我也经常打球,虽然做
的工作和打球没有关係。
  大学生活,我换女朋友的速度也是很快的。大学期间交了十二个女朋友,这些都是因为自身条件不错,球打得也好,所以很容易受女生关注。大学那几年偶
尔会看看几篇小说或者A片,其余的时间,性欲来了,都有女朋友。所以说,大学的那几年很性福,也没有杂念。打球,打炮是主题。
  真正让我重新拾起这个欲望的是工作的时候。毕竟自己身高和技术达不到CBN那些要求,但是在大学校园篮球联赛中,我还是跌打的主力。每次比赛,也
都有些奖金,平时过年也有很多地方邀请我们去帮他们打球。那时候资金算了不错,平时我们这些城里孩子,都有自己乡下的同学介绍去帮企业打球。大学期间
从没问过家里要一分钱,算是自食其力吧。闲话还是少谈吧,我说我的开始。
  毕业后,我拖关係进入了很不错的一个部门,工资什幺的都很OK,最主要的是轻鬆。饭饱思淫欲。平时下班了,就玩玩游戏,上上网。免不了在游戏腻的
时候,逛逛论坛,找找种子,看看小说。网上的论坛小说确实是多,但是算精品的很少。平时主要是外国名字的我也不看,记得离真实太远,毕竟咱们是中国人。
我相信写出好的文章的人,起码有一半和我一样,有过真实经历。人家才不在乎有没有人相信,更多人连写都不会写,只享受着在完全安全的环境下,愉悦地进行着。像我这样能写出来的,是一种分享吧。我也不知道为什幺会心血来潮,毕竟自己文字功底太欠缺了。
  我工作后也和父母一起住,一家三口人,平时都是很正常的交流,话不多也不少。我妈家里,有五口人,两男三女。我老妈是老四,有一个小姨和大姨,两
个姨父是老大和老二。我爸这边就两个兄弟,感情都是很好的。两边都一样,亲戚经常往来。我妈和两个姨妈都是很迷信的,这个东西反正信信也无害。只是很
注重平时的习俗和礼仪,但却不是落后观念。如果有这个观点,我觉得我是不会成功的。其实我真该感谢她们迷信,或者是大家的一直因素,才铸成后来的发展。
  毕竟工作后,看着小说,就会把妈妈或者姨妈带入到自己的想像。虽然事后很反感,也说着下不为例,但是没用。姨妈也是经常来家里吃饭,串门。同一个
城市,就是这点很方便。可能是我外婆家的基因好吧,我妈和姨妈都是人高马大的类型,虽说长相平平,但是细想来,却是很有韵味。个个不低于165CM的
身高,最高的是小姨,有170,我只比她高五公分。我妈则有些偏胖,但是这中胖却是我很喜欢的,倒不是说肚子很大。其实我妈肚子的肉不多,可能是骨架
子大。胸部我妈的也不算大,脱起衣服来看,没有下垂,很好看。可能就是因为不算大的原因吧。最大的胸部是大姨,穿着衣服都是可以看出来,小姨比我妈的
稍微大些。
  记得有天,我在贴吧留言。就有很多男同胞加了我,我特反感。以前的贴吧还不像现在,毕竟都是十年前。后来我觉得有个还看着不错,就加了加。其实他
没有这方面的兴趣,只是好奇而已。也不是那种连加很多遍,就想看看相片那种。他说,老弟,加着聊聊。我觉得这句话看着很舒服,就加了。后来我慢慢地给他
给些母子乱伦的小说和A片,他也没什幺感觉,根本不会幻想和他自己的母亲那样。毕竟他比我大十多岁,母亲也老了。平时有老婆孩子,有需要可以找老婆。
我知道,这些东西多有些人来说,没任何兴趣,对另一些人来说,是噁心。这些都是人与人不同罢了,只要不伤害到别人就好,你情我愿,难道谁还管得了。和
这个老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相近一年,他和他老婆的房事也告诉我听,但是从不给录音,更别说录影视频了。我没敢对他说,我想实现和妈妈的那种想法。我
只告诉他我喜欢看这些类型的小说和电影。那时候他是年近四十,而我才是23岁。后来我实在是太想,就想要他帮个忙,看他愿意与否。但是计画我还是得慢
慢来。平时在家,我不敢跟妈妈有什幺肢体接触,有时候妈妈俯下身子,会偷偷看些妈妈的奶子。其余的我没有过分的行动,也不会偷看,因为偷看也偷看不了。

                第二章
  我妈和我爸都是单位的员工,家里关係好主要是因为大伯,是政府部门的领导。所以我工作才那幺容易得到,我也不会拒绝,能多赚钱,谁不喜欢。
  记得有一天下午,我在单位没什幺事,就提前下班了。回到家中,看到妈妈也在。我还有点纳闷,为什幺今天妈妈这幺早就回来。我随便问了问,妈妈说今
天她单位下午不用上班,晚上聚餐,所以回来準备準备。妈妈和爸爸都是一个单位,爸爸却不见回来。原来爸爸是和一帮领导去联繫晚上聚餐的地方。我没太多
别的话,本来觉得早点回来,找朋友打球去。现在看到妈妈一个人在家,心血来潮。本来不想的东西,现在一股脑全部都溢出来。我观察着妈妈,她在晒衣服,
天气很热,妈妈穿着连衣裙,青色的连衣裙。虽然看起来有些许臃肿,但我真不介意,也不是因为是自己的妈妈,可能自己就是喜欢类型的女人。我问妈妈:
  「妈。今晚你就这样穿啊?」
  「不会啊,等下穿裤子和衣服去。在家穿裙子,出去人多的地方不好意思穿裙子,太胖了。」妈妈笑着说。确实,妈妈很少穿裙子去人多的地方,虽然上班会穿。但毕竟是那幺几个熟悉的人,聚餐这种东西,晚上会很多人。我想到这里,就有了偷看妈妈换衣服的场景。看了看时间,才是3点30分,妈妈起码还有一个小时才去。平时我没事是不会进爸妈的房间,这回我装着去爸妈的房间看看,说找个创可贴。问着妈妈就直接进去了。妈妈说在电脑的抽屉里。我坐在爸妈房
间的电脑前,虽然之前也有过几次帮他们修电脑的。
  对了,差点忘了,交代时间。我大学毕业是07年,这个事发生在08年的九月份,奥运会刚刚结束没多久。妈妈那年47岁,我22岁。
  我在妈妈电脑前,拿了创可贴,胡乱地贴在一颗手指上。妈妈这时候进来,问问我手什幺啦。我说被刮了一下,没事的。妈妈也没在多问,把收好的衣服放
在衣柜里。这时候妈妈已经是全身汗了,家里没开空调,看到妈妈这样,我打开了房间的空调。妈妈吹着刚刚发出的疯,直言好舒服。我看着妈妈却是很性格,天太了,不动都想出汗。妈妈收好衣服,坐在床上,吹着空调。我开了最冷,最大的风速。才几分钟,妈妈就说可以洗澡。叫我出去先。爸妈的房间是有卫生
间的,所以她都在自己房间洗澡。我在妈妈不注意的时候,已经打开了QQ,用我的号上着。然后马上去自己房间,打开电脑,快速登录。但是还是等不到刚才
发的视频,我自己电脑我用的是小号。我觉得是开机和登录消耗了时间。马上再去妈妈房间看看,幸好妈妈还没关门,在找衣服。看到床上放着一套衣服,我知
道妈妈今晚穿的是这套了。看到我进去,妈妈还纳闷说:
  「我正要关门,你进来干嘛?」
  「我忘了个关我QQ。」我敷衍着,妈妈知道QQ这东西,她自己也有,但
是不经常登录。所以她没在意,我直接快速地发着视频,然后最小化,把电脑屏
幕关起来。飞速地回自己房间,接受了视频的请求。终于看到了妈妈房间内的一
大片。摄像头也很轻易地被我对着床,等妈妈换衣服的时候肯定能看到。这时候
已经听到妈妈关门上锁的声音了,看来还是怕我会突然进去的。妈妈脱衣服平不
在房间,有点遗憾。等了快二十分钟,妈妈终于出来了。这时的妈妈包裹着浴巾,
头髮湿漉漉的,不停地用毛巾擦拭着。显然是有点冷了,妈妈打了个寒颤。把空
调先关了,然后把空调遥控器丢在床上。头髮擦拭得差不多了,我激动的时刻就
要来临了,内心很紧张,而且不停地发抖。从未有过的感觉,就这样来了,和之
前看小说看A片的感觉不一样,更刺激更紧张。妈妈很快速地就拉开了浴巾,根
本不像我想像地那样,慢慢来。看着妈妈的裸体就这样出现在视频里,我冲动得
几乎想射出来。我不知道妈妈会不会打开电脑,也没心思想,只注意着妈妈的裸
体。妈妈身材比我想像中的好太多了,真的很匀称,不知道为什幺穿衣服会有那
样。虽然妈妈肚子上多多少少有些赘肉,但不影响美观。这点真不是我夸她,真
的很丰满匀称。我看着,手不自觉地抓起下体。妈妈还在用浴巾擦乾身子,然后
先穿上内衣,是一件红色的内衣。内衣包裹着妈妈不算大的奶子,肤色很白很白。
乳晕很小,妈妈的乳头看不出到底是怎样的颜色,毕竟是摄像头拍的。反正不是
很黑的那种,在当时的情况下可以确认。欣赏着完妈妈的上半身,我目光移动到
妈妈的下体,又黑又长的阴毛捲缩着,不多,只是一小撮。妈妈站这,肯定看不
到下体的形状,但能看到这些,已经很满足,很刺激了。不一会妈妈就穿上内裤,
也是红色的的内裤。而我早已射了出来,没有什幺东西比当时的我更觉得刺激了,
毕竟是第一次,而且也是自己想了以后的第一次。射完就有深深的厌恶感,对自
己,也对妈妈。然后关了视频,把精子清理乾净。好在脱了裤子,不用换裤子,
只擦走掉在地板上的精子,然后拿到卫生间沖走。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妈妈也打
开了自己的房门。看到我手上拿了一团纸,还问我什幺啦。我看着妈妈,说刚才
喝牛奶掉地上了。男人精液的那种味道,相信会有很多人都闻得出,再说我自己
精子的味道是毕竟浓些,还好是拿纸包住了。就算闻到也没什幺,妈妈肯定不想
想到那方面。
  我丢了装有精液的纸团,回到客厅。妈妈平时也不化妆,就是抹点防晒之类
的。皮肤却很好,比很多化妆保养的同龄大妈好太多。看到妈妈在客厅打电话,
想必应该是要去了吧。挂完电话,妈妈就对我说,叫我自己出去吃吧。我说好的,
谁叫我活那幺多,连米怎样洗着煮都不会,只能到外头吃。妈妈说完,拿起包就
出门了。妈妈平时不在房间,绝不会锁上自己房间门。我进去,打开电脑萤幕,
还好妈妈没开电脑。我算放心了,刚才那幺厌恶感好像已经消失了,因为这时候
又在回味是刚才。我并不遗憾自己这样做,毕竟我太想太想看到妈妈的身体,能
不能到达那一步先不说,至少是满足了我第一点。
  这个不算我的计画,这只能说是我一时性起所为。计画还是得有,但是有犹
豫不决。因为我的计画里,毕竟有一个我毫不在乎,又能信任他的人。而且这个
人还不能是认识的,也不能是有机会认识的人。所以说难找,犹豫的原因是我不
知道能不能信任我那网友大哥。就算信任了,人家肯不肯帮忙又是另一回事。

                第三章
  偷看妈妈成功后的第三天,我越来越强烈的欲念驱使着我必须想办法完成计
划,就算不成功,也得试试。那天晚上约好网又大哥,网上聊,决定把我的计画
告诉他,而且为了安全,也得和他交换些东西。如果他不答应,那我就算了,毕
竟风险太大。
  晚上我把我的意思跟这网友大哥说了出来,他说他可以帮我,但是我所说的
条件不知道能不能答应。我的条件就是想让他们把自己的裸照给我,而且是露脸
的。毕竟他自己也还没帮到我,就让我看他们夫妻的裸照,是担心。再什幺说,
对对方都不算了解,只是网上的聊天,谁能信得过谁呢?然而我也不愿意冒险,
真叫他来了,我就是被他左右了。最后我说,叫他和她老婆提提看。之前我们聊
的母子类的话题,他从不和她老婆说过,毕竟他自己都不太感兴趣。但是他答应
了我的请求,找个合适机会和他老婆说说。
  就这样我等了几天,在这几天中,我没机会再偷看。老爸经常在家玩着电脑,
所以我等待的这几天很难熬。终于在第四的晚上,网友大哥QQ来资讯说他已经
和她老婆说了,他老婆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他的要求,还骂我是变态,有病。我听
到这些,心凉看下去。不过事情大哥还没说完,他由于也担心,只跟他老婆说想
找裸照给网友看。这肯定是要挨駡的,我也理解大哥的担心。他自己也怕被自己
的媳妇误会成是他自己想的那种想法。后来我跟他说,就大胆说一次,或者你叫
嫂子来看看,我自己跟她说。大哥说,那还是他自己说吧。要我再等等,在更好
的机会说。我让大哥在做爱的时候提议,看看怎样。
  又过了两天,大哥说给我听,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问我先听哪个?我
说先来个坏的吧。大哥说,坏消息就是不会答应把裸照给我看。好消息就是愿意
让大哥来帮我,只是我不能提什幺要求。我听完,觉得两个都可以算坏。然后就
追问大哥说,为什幺大嫂听到母子这类的不生气。大哥的回答是说他也很纳闷,
本来就是要準备挨駡的,没想到,他老公听了觉得很有意思,也很好玩。反差太
大了吧,提到裸照都被那样骂,现在可是这些东西?在和大哥的聊天中,知道她
老婆只是纯粹的觉得好玩,加点刺激。毕竟是不关他们什幺事,能看到这样的事
情,多少有点看热闹的态度。最后大哥问我,愿不愿意?我说等几天吧,我考虑
考虑。聊完已经过了夜里12点,我关了电脑,整夜地想这个事情,到底该不该
冒险?
  第二天起来,晨勃得厉害,也曾加了我的决心,冒险吧。反正不成功,也不
会有事,人家应该也不会那样报复。成功了的话,我也说成不成功,反正他们也
不知道。只是要这位大哥不远千里来帮个忙而已,南京到贵阳的距离。我这一天
上班也是分心的,也没什幺事做,就计画着。计画的大概内容我都想好了,凭着
我对妈妈和姨妈个人和家庭情况的理了解,让她们相信算命先生的话应该不难。
我把对大哥的要求都叫他详记下来,个人情况,家庭之前有过的问题,反正我所
能了解的都告诉了他,要他写下来背下来。当然,这些忙不是白帮的,我多多少
少答应给他一些钱,来的机票我到时候帮他订。我打算在一个月后叫大哥来,那
时候国庆刚刚过,他可以再请假过来。
  在我把所有的情况状况都说清后,大哥也是真的是很快就背下来,他说他记
性很好。我现在就只能等待了,平时看到妈妈,总是特别激动,觉得还有一段时
间就能亲自和妈妈那个,心中的激动如等待爆发的火山。在九月十二号的白天,
是个週末,妈妈在家,爸爸已经不见人影。我起得比较晚,毕竟是週末,睡个懒
觉是情理之中的。那时候妈妈已经在準备午饭了,我问妈妈爸爸去哪?妈妈说,
大姨父身体有些难受,去医院检查了,她回来帮我弄午饭,也没多大的事,就是
血压高,留我爸在那边先陪着。想到我这幺大,还不会自己煮饭做菜,心里有点
难受。我洗漱完,就跟妈妈一起坐在饭桌上吃饭。想找些东西聊,我也不知道聊
什幺,问姨夫的身体,也就一两句话就知道完了。我注意到妈妈的时候,才发现,
今天妈妈没穿内衣,一件宽鬆的白色T恤,透点还是蛮明显的。在家里妈妈并不
在意这些,可能天热,回来就脱了吧。妈妈吃饭的时候,领口多少会被我看到,
我眼睛时不时地偷看着。我站起来打饭的那一刻,才真真正正地看到妈妈的乳头,
白白的乳房,乳头真的不像电影那些熟女那幺黑,颜色谈了许多。我不能看太久,
打着的饭不多,所以我才装着还吃一小点的饭,这样就能一直站着了。妈妈看到
我站着夹菜,还问我为什幺不坐着。我说快吃饱了。妈妈肯定不会察觉我在偷看
着她露出的春光。妈妈吃饭很慢,总是细嚼慢嚥,像个大家闺秀。我饱着眼福,
根本没什幺胃口再吃饭。可能时间太久,妈妈发觉有什幺不对,又问我吃那幺久
还不坐下。我只好乖乖坐下,这时候妈妈好像注意到自己此时没穿内衣。看看自
己领口,再疑惑地看着我,好像在问自己是不是我刚才一直看着她的胸。妈妈没
说什幺,还是和之前那样吃饭。好在我以前也经常站着吃,妈妈可能也就怀疑了
那幺一下子。等我吃完,在客厅打开电视看了几分钟。妈妈也吃完了,平时她的
饭量不大,就一小碗。妈妈收拾完碗筷,再洗着碗。洗完就回房间,把门关上,
一下就打开了。原来妈妈回房间是穿上内衣,因为看不到妈妈胸前的透点了。妈
妈虽然不确定,但也觉得这样不好吧,所以就穿起内衣。我问妈妈她还去看姨父
吗?她说不去了,可能都回到家了,没什幺大碍。
  在着只有我们母子两的房子里,我多想像电影中的情景一样啊,能拥有自己
的妈妈。抚摸着她的全身,亲吻着,眼睛阅览着她的酮体。想像着的场景虽然是
虚幻的,但却能满足一个年轻男人的某种特殊的快感。我强压着已经坚硬无比的
下体,看着妈妈在家忙着忙哪的身影,我的目光根本不在电视上,总跟着妈妈的
身影移动。妈妈今天穿的是牛仔裤,七分裤的那种。看着饱满的臀部,丰腴的身
段,我眼中已经有了无数个自己在背后抱住妈妈,然后双手揉搓着妈妈那不大却
充实的乳房。然后妈妈转过头,与我亲吻着。正在我想得出神的时候,妈妈过来
拍了一下我的头,问我想什幺呢,不看电视看哪里?原来我一直盯着妈妈刚刚拖
地的地方发呆,现在妈妈已经拖到我这里了。我说没想什幺。
  忙了快一小时,妈妈也忙完了,要来抢我的遥控器了。呵呵,妈妈平时喜欢
看看电视,躺在沙发上看,经常看着就睡着在沙发上。本来我也没想看什幺电视,
妈妈转到电视剧,仔细地看着。由于我和她都坐在长沙发上,她没有躺下来。我
识趣地退到小沙发,然后叫妈妈躺下吧。妈妈愉快地说声好。我知道我自己不能
乱来,只能乱想。我觉得越和妈妈呆在一起就越想,也不管天热,就出去了。大
白天的,也没几个人能出来的,打球都是旁晚才打的。我就下去在社区买些冰激
淩来吃,在社区的阴凉处坐着。或者看看社区里的老大爷门下象棋,毕竟我自己
也喜欢下象棋。就这样看到下午三点半,时间可真快,可能自己也杀得兴起。因
为平时也经常和老大爷门下象棋,所以我来了,输的一方得换人,其余一些就不
敢上了,有的是棋艺不精。我可不怕,大学宿舍里,没少和舍友门练,所以和这
些老大爷打,也能平分秋色。毕竟咱们不像他们天天打,他们的劣势是,年纪大
了,记忆力,反应都跟不上,我打的都是快棋,把他们弄迷糊了。这时候自己也
累了,就回家去。
  开门看到妈妈果然已经睡着了,电视还开着。我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看着妈妈睡着的样子,也想想小说电影里那样去头摸。告诉你们,偷摸是很容易
被弄醒的,所以这个都是扯蛋的。除非你很轻,妈妈又睡得很死。
    我只能很近距离地看着妈妈,脸上的皮肤虽然有些斑点,但却很白皙,显得
斑点就有点明显。我不喜欢看着妈妈的脸,毕竟太熟悉了。
    我看着妈妈鼓起的阴部,想着里面的阴毛,那一小挫又黑又长的阴毛。一直
看来好久,也拿手轻轻地,试探着放在上面,根本不敢乱动。
    等到快接触的时候,感觉那地方的温度都高了许多。我只敢轻压着,这样的
动作对于睡着的来说,应该是没什幺感觉,我也就是几乎是感觉一下而已。
    这时候,想到小说里,电影里,在睡着的妈妈身边打飞机,我也想试试但又
很害怕,万一醒来,就完蛋了。
    因为我不确认妈妈睡了多久。我又开起电视,把声音弄成静音。
    人的胆量,自己是不会清楚的,这时候的我也决定试试看。我弯着腰,一手
抓住自己的下体,一手还是轻轻地放在妈妈阴部下,体验那种度。
    我不敢在妈妈胸部做动作,虽然穿着内衣,自己感觉会被发现。我就一直保
持这样的姿势,有时候很轻地摁了一点点,就是这样的一点点,对我的刺激却是
大大的。
    我看不了妈妈的乳房,看不了她的阴部,只能回忆着视频里妈妈的裸体,现
在又压着妈妈的阴部,这样的刺激状态下,我不想控制自己射精的冲动。可能就
是只有三五分钟吧,我就射了出来,当时真的是叫出一点点声音出来,太舒服太
刺激了。
    射完我马上回到房间换内裤,然后洗澡。再看到妈妈,一点感觉都没有,还
是有些反感的感觉,这可能就是男人射精后都有过的感觉吧。
  
                   

                第四章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妈妈醒来了,走过我房间问我她睡了多久。我说不
知道,我回来的时候您已经睡着拉。妈妈回屋去洗澡了,可能就是睡醒了,想洗
个澡,舒服舒服。男人的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刚刚射完还觉得厌恶,现在精神马
上又来了。可惜刚才没去偷偷地开着电脑。
  在那位大哥还没到来的日子,我算是煎熬着度过。说不清楚的感觉,就是特
别喜欢看到妈妈,在情欲高涨的时候,觉得妈妈哪里都是可以接受的,射完后,
看哪都觉得不好。但是这不好的感觉很快就沖淡了,也就是刚刚射完的那十分钟
内。反正在这段时间,我是毕竟勤快地和妈妈聊着,问问他们姐妹以前的生活,
出过什幺特别的事没。这是为了以后做好準备,万全的準备。也奇怪,和妈妈聊
天的日子里,才知道其实妈妈挺愿意说的,可能她自己性格原因,或者没什幺人
可以说吧。妈妈和我说了她的爱情,和爸爸之前,他也和别的男人相亲过,只不
过人家家里不同意。对于这个,妈妈现在的感觉是很幸运,幸好不同意,不然后
悔死了。因为现在和妈妈相亲过的男的,已经是个酒鬼,相亲的时候已经很喜欢
喝酒了。妈妈最讨厌喝酒的男人,虽然平时她自己也得应酬喝些,总体说是讨厌
喝醉的人吧。好在我爸是很克制,可以说没有应酬,几乎烟酒不碰。和妈妈这样
的聊着,也让我知道比之前了解的妈妈简直是太少了。以前就知道个大概,家庭
情况之类的。我不好意思再深究地细问,毕竟这东西,妈妈能讲我就很乐意听。
妈妈还说了大姨和小姨,大姨是毕竟老实,对待感情方面。小姨是毕竟自我,想
找怎样的就找怎样的,不喜欢绝不委曲求全。这点,我很佩服小姨,听完妈妈说
后。但是我也担心我的计画,能不能成功,妈妈或者姨妈会不会相信?
  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很多空闲的时候都听妈妈说之前的事。可能妈妈
太需要一个人来诉说了吧,这个东西爸爸也知道,所以说不说对于他来说,没什
幺兴趣的。后来我问妈妈,这些事和别人说过吗?她说没说过,但是家人都应该
知道,只是有时候觉得想告诉谁,都没有物件。说完妈妈微微一笑。确实是这样
的,妈妈和大姨性格差不多,都是不太喜欢说话。小姨则是大大咧咧,嘴巴说起
话来就像个机关枪。虽然是这样,但是妈妈这几兄妹感情还是很好。为什幺说他
们会迷信呢?这个是我作为这个家庭一份子,从小就了解的。妈妈的爷爷,就是
帮人家赚命的,而且很准,很有威望。可惜赚自己的命不准,我妈妈和小姨都没
来得及看,就离开人世。我外公并没有传到过他爸爸的技艺,虽然技艺不精,但
是外公知道这门东西,所以很尊重。可以不信,但必须尊重。
  国庆到了,我们都放假了,想一大家子去玩玩。黄果树去了几次,觉得没什
幺好玩的地方,人又多。想来思去,最好还是没去成,人太多了。所以等到国庆
日,一大家子就在贵阳家里过,一起聚会,也是很热闹。等晚上吃完,妈妈才想
到,说不如明天去庙里拜拜。妈妈的提议,得到家长们的一致同意。我和我那些
表兄弟妹们就没什幺兴趣了,觉得既然不去玩,那就自己各找各的。第二天,妈
妈拉着我一起去,看得出,这几天和妈妈聊那幺多,妈妈也喜欢我陪在她身边说
话。我就只能陪她们去了。我们几家人,就三辆车,也够坐了。加上我,13个
人。就我一个年轻的,我都有点不自在了。妈妈和姨妈和我,加上我爸开车,我
们四人一个车子。也不管他们了,毕竟有辆越野车,可以多坐些,我们是轿车。
其实也就是附近一座庙,车程不堵的话两个多小时,这些天堵车,肯定慢些。大
姨怕晕车,坐了副驾。我就只能和妈妈小姨挤后面了,当时我还没考驾照。妈妈
坐中间,我坐妈妈右边。在车里,妈妈并没有和我说什幺话,是小姨一直说,问
我妈妈和大姨,也怕开车无聊,有了她,一路有了不少的欢声笑语。大家可能会
觉得我在车上做什幺。错,车上我根本没想到那方面,我也奇怪。可能人太多,
小姨的话又有趣吧。早说起点车门,到庙里已经是11点30分了,慢了近两小
时。下了车,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
  吃完饭,就跟着妈妈他们去上香了,我什幺都不懂,都是妈妈教的。但是我
还是很虔诚的,毕竟知道是个严肃的事。人也很多,排队很让人不耐烦。等这些
过程都完后,都快下午4点了,每个人都觉得累。所以就不回去了,在这边找个
旅馆住。旅馆是很紧张的,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剩那幺多房间。最后找了个很贵
的酒店,却还是只剩五个房间。他们商量后,决定住下,不想找了。三个姨妈一
个房间和她们的两个嫂子,加上我大娘六人要了个三人房。哈哈,就剩我们一帮
老爷们,还有四个房间,随便分了。反正我自己住了单人间。其实女人聚在一起,
就是热闹,也不避嫌,能这样轻轻鬆松睡着,晚上又能聊天,她们肯定乐意。
  大家休息了一会,就要去找吃的了,毕竟到了市里面住,离庙里蛮远的,不
可能返回那边吃。为什幺这幺说,因为那边做得太好吃了。我们就将就地在我们
住的酒店吃,也不在乎贵多少,都是当地人。其实做得还不错,虽然是个新酒店。
酒足饭饱后,他们几个中年人却说,那不如就在这边玩上一两天,看看这边的景
点。他们当然愿意了,我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这边也不错。这顿晚饭吃了很久,
坐着慢慢聊。我却突然想到我的计画,为什幺不马上叫那位大哥来呢?这幺好的
机会。想到这里,我马上出去打电话。之前那位大哥给我他的手机号,我自己的
手机号我先不给他。所以我为了保险起见,找了大堂的电话打过去。叫他马上坐
飞机过来,到了我再报销机票。他听我这样说,也很爽快地答应了,但是坚决不
要我报销飞机票。就在当晚,他就坐了飞机过来。他决定要来,我也豁出去了,
把自己手机号也给他,来了就叫我。
  半夜两点中,我手机响了,是他的。我跟他说了我的酒店名字,叫他过来。
因为酒店已经没有房间了,我等到他的时候,直接叫他进我房间,还好我是单人
间。他看得出我很紧张,就说,没事的小弟。你不想的话,我绝不勉强,这个我
得听你的。紧张归紧张,但是我的计画一定要实行。我想想看,明天怎样让妈妈
能单独遇上他,或者妈妈和姨妈在一起遇上也可以。但是现在有六个女人,我只
放心让他接触妈妈和大姨小姨。因为大娘他们我不算了解,不敢冒险。反正走一
步算一步。
  第二天早上被妈妈敲门,叫起来吃早餐,我找个藉口说已经吃过了。经过昨
天夜里的交谈,我也看了大哥的身份证,知道他姓石,所以我叫他石大哥。看了
身份证,我算是放下心了,反正都这样了。我叫石大哥跟这他们,告诉了谁是我
妈妈和姨妈们,这样就不怕弄混了。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等待着。妈妈吃完早饭
肯定会走走的,所以我也在期待着。爸爸这些男人都回来了,还有就是我大妈和
婶婶。毕竟妈妈她们是亲姐妹,在一起肯定能多自在些,大妈和婶婶也知趣地自
己回来了。我看到这里,觉得机会来了,石大哥应该能和我妈她们遇上。但是过
了没多久,看到大姨和小姨也回来了,我以为妈妈也跟着。但是我问大姨,大姨
说妈妈去算命了。我反问为什幺你们不和妈妈一起?大姨告诉我说,等下就到我
们了,算命先生说先一个一个算。我听后,算是很佩服石大哥。大姨还告诉我说,
妈妈就在酒店的大厅里。我故意装傻,问大姨为什幺这里也有算命的。大姨说是
遇见的,然后说的很准的东西。原来妈妈和姨妈们正想出去逛逛,石大哥就出现
在她们面前。

                第五章
  我等了一上午,一直等到10点钟,才看见妈妈上到房间。爸爸他们都自己
先去逛旅游景点了,姨妈们陪着我等妈妈。看到妈妈回来,没有多少表情,等到
大姨和小姨问她,算命先生算得怎样。妈妈说很准,然后一个眼神看了看我,脸
上有是读不懂的表情,微微透着一点红。大姨和小姨也想算算,问妈妈算命先生
还在吗?妈妈说还在,怕人家累了,就叫姨妈先别去,等下午,因为记了电话。
然后妈妈就叫我一起出去找爸爸他们,我说我不想去了,妈妈也没再强求,和姨
妈们出去了。我看到她们出去,马上打电话给石大哥,叫他上来。
  没两分钟,石大哥就上来了。我迫不及待地问着。石大哥知道我心急,对我
做了个OK的手势。对于这个,我真的没有多大的自信,看到石大哥的手势,我
觉得性福原来真可以拥有。石大哥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我。
  「今天我看准机会,看到只有你妈妈和姨妈三人,我觉得是上天给你一个好
机会,也不能浪费。我走到你妈妈面前,说:请问你们是不是三姐妹?当时你妈
妈她们也疑惑。我没等她们回答,就接着说:你们姓刘,是五兄弟姐妹···
(石大哥把我之前给他的详细资料,以自己的方式告诉了妈妈和姨妈们。好在石
大哥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说得很有分寸。)
  然后我就让你姨妈们先走开,我单独和你妈妈聊。我们做在大厅里,在没什
幺人的角落。然后我就等你妈妈自己多问我,果然你妈妈还是很关心你的。问了
你将来该怎样?我看到你妈妈说到这,我就说:你们家族会在不久的以后,吃官
司,而且会是很大的官司,打击最重的会是你的儿子。你的儿子名字是不是有个
吕字?而且不是姓。你妈妈看到我说道这,又是惊讶,虽然还不是很迷信的那种,
但她原意继续听下去。然后我又说了一些你的遭遇,以前的一些事故。你妈妈练
练点头,然后一直问我是吃怎样的官司。我只能说天机不可洩露。最后我悄悄对
你妈妈说,是与人命有关的官司。明显你妈妈是被吓到了。我也想不到像你妈妈
这样的知识份子,为什幺还那幺迷信,我这样说确实是让人很难不信服,毕竟咱
们已经计画好了。」说完这个,石大哥微微笑了起来。我则不想说话,内心很是
激动,等待是石大哥说下去。
  石大哥看我没说话,就继续说:
  「你妈妈不可避免地问我,说有什幺方法可以消这灾,花些钱倒不要紧。我
看到时机到了,顺势说:破财消灾是应该,但是这个灾却不是财就能破的,还得
需要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如果我讲了,你可以当我胡说八
道,也可以当我是一个骗子。毕竟我从不说要收取你任何钱财,只不过咱们有缘
遇见,我便说。我这样说,你妈妈根本没想什幺,就直接要我说。我小声对你妈
妈说:你儿子这个灾,只有你能帮,而且这个是第一步。是最关键的第一步,之
后的第二第三步,儘量可以努力。但是你真要听,我就说了。看到你妈妈点头,
我直言道:你儿子不需要财去破财,而且需要色去免灾。这个色,你应该能想到
是女人吧。你妈妈听到这里,像是放鬆了一下,对我说这个完全没问题,可以帮
你找任何需要的女人。我没等你妈妈说完,就打断她说:
  不是能是别的女人,只有你才能帮你儿子。当时我说完这句话,其实也是很
紧张,真怕你妈妈发飙,骂我变态。呵呵。当我看到你妈妈听完我的话,很是吃
惊,而且觉得你妈妈好像已经放空了,想不到会这样。过了个几秒钟,你妈妈反
应过来对我说这个应该是不行的。当时你妈妈也有紧张,反正我看不出什幺,只
要不发飙,我就放心。然后我继续说:这个第一步我已经说了,这个人命官司虽
然要不了你儿子的命,但是十几年的牢狱之灾是绝对的。当我说完这个,我本打
算好脑补一些东西来慢慢击垮你妈妈的防线。却没想到你妈妈突然说了一句话。
那句话就是:那我该怎幺做?我听到这,我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为你高兴,我也
兴奋。毕竟这个计画,我觉得不应该这幺快,得费很多舌头。但你妈妈这样说,
我一时不知怎样回答。我想了想,就对你妈妈说:
  你不能让你儿子知道,年轻人也不会信这些算命的。这个到底该怎样去做,
你可以先和你儿子谈谈心,有意无意地表达出这些想法,但是一定不能让你爱人
知道。我说道这,观察了你妈妈的神态,觉得都是慢慢的母爱,而且为了儿子可
以牺牲很多东西。虽然你妈妈不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已经下定决心。说实话,
小老弟,如果我遇上这样的事情,之前的都觉得没什幺,但是说到要和亲人做爱,
我肯定马上走人的,因为我本人不迷人,但是我尊重这些东西。好了,我继续说:
你妈妈没说话,我又说了你的事情。」
  石大哥的对话,我在此转述。
  「大姐,我这样叫您吧。您的儿子,你觉得他会不会对你有想法?」
  「啊?这个不可能吧。」妈妈疑虑地回答。
  「大姐,别忘了我的身份,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男人,所以两种身份加起来,
对您说的,您一定要相信。你儿子刚刚毕竟没多久,所以还是一个正常的年轻人。
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秘密。您放心,只要您多加主动地去接近他,和他多沟
通,以前你们的沟通仅限于很正常的母子关係,现在我要您自己多说,多表达。
您明白我说的吗?」石大哥问。
  「我不傻,你说的我明白,就是觉得这样做很难为情,而且不知怎样放开,
怎样过自己心里那个坎。」妈妈说。
  「大姐,这个东西您自己想,您儿子这个灾,我真希望是我错了,这样的话,
您也不必为难。毕竟这个东西是世俗所不容的。」石大哥这样说,是想让我妈妈
最后下决心。
  「你说得对,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我还不如让他···呸呸呸,看我说的
什幺啊。」妈妈知道自己说错话,她一定想说,要是被人发现了,还不如让我吃
这个官司。
  「大姐,这个就是看您了,您怎样表现,怎样和自己儿子沟通。您相信我,
只要您有些暗示,您儿子定会明白您的心意,到时候他要是想,这个灾就可以过,
如果他不想,那是他自己命中注定。」石大哥真是聪明人,话中也帮我做了铺垫,
而且不露痕迹。
  「好吧,我回去自己想想。对了,你方便给个手机号吗?我那两姐妹也想给
你算算。」妈妈说着就拿出手机。石大哥在妈妈手机上打了自己的号码,就这样,
妈妈存了石大哥的号码,然后道别。
  听到这里,我心扑通扑通地跳,石大哥淫笑地说:
  「小老弟,你性福的日子要来了。但是现在你姨妈也找我算命,怎幺办?」
  「你就照着做,难道你还不了解我?」我紧张的感觉还一直在。
  「难道你也想连她们也···?」石大哥问我。
  「能肯定好,反正你看着半,我相信大哥,一定会做得很好。」我坏笑着。
  「好吧,你要记住,我帮完你,我就走,你一定别出事,我也不想你出事。
但是觉得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内心虽然不反对,但是我个人也不支持,就是纯粹
地帮你。」石大哥有点严肃地说。我连连答应,其实我更害怕和紧张。反正只要
先得到妈妈,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姨妈她们,就当个试探,能不能成功也不重要,
现在重要的是妈妈。
  当天下午石大哥就去个大姨和小姨算命。至于说了什幺,结果怎样,石大哥
说先不告诉我,等我和我妈妈的事有的结果再说。我叫石大哥再住一晚,他说不
方便,所以当天晚上就飞回去了,当然我是帮他买了机票。他没拒绝。我一直想
知道和姨妈们的谈的结果,但我尊重石大哥,毕竟帮我我这幺多。我们还在当地
住一晚,晚上吃饭的时候,看到妈妈和平时一样,没出现什幺异常。姨妈们却有
点时不时地走了个神,但却很开心地和大家吃饭。

                第六章
  游玩回来,我偷偷观察这妈妈,妈妈好像并没有开始找我特意地谈话。可能
天气也变凉一些了,爸爸也经常在家。妈妈给我的眼神,好像真的有变化,不是
说诱惑暧昧,就是一种很怜爱的感觉。我也能感觉到,或许真信了石大哥说的,
也担心着我。就这样连着到了11月份,妈妈都没找我谈心,只是平时的起居地
问候。我原本火热的心,突然凉了一半,觉得是不是妈妈放不开。我也不可能主
动去找妈妈,这会让妈妈更加为难和怀疑。和石大哥也都是QQ偶尔地问候。
  11月11日,那时候还没有什幺双11。就是知道是个光棍节罢了。本来
这一天,和朋友约好一起打球,毕竟没有女朋友,只能打球。下班回家,想换衣
服。妈妈突然问我:
  「你爸今晚去和他战友聚会,就我们两,一起出去吃吧。懒得动手做饭。」
妈妈很自然地说。但是我能从妈妈的眼神中有很大的期待。我当然不能让妈妈失
望,而且我听到这话,心里比什幺都激动。只能放朋友鸽子了,对妈妈说,好。
  妈妈稍微打扮一下,就和我出去了。看着妈妈,穿着黑色和妇女们经常穿的
裤子,上衣加了小外套,是红色的。看着妈妈丰腴的身材,我不禁硬了起来。国
庆到现在的光棍节,我没机会看到妈妈的身体,所以看到这,我肯定会胡思乱想。
我等待着,等待妈妈要对我说什幺话。
  在贵阳,好的馆子,我们都知道。但是妈妈今天却开车到蛮远的一个餐厅吃,
我以前没来过。妈妈说她也没来过,是听同事说这个餐厅的牛排好吃。妈妈知道
我喜欢吃牛排,所以来到这里。在我们坐下的时候,妈妈想说什幺,又欲言又止。
我问妈妈:
  「妈,有什幺事?」
  「没什幺,等吃完再说。」妈妈说着。其实我早就等着这一天,虽然不知道
妈妈说的到底是明显还是不明显。不一会牛排就上来了,没辜负妈妈特意开车到
这里,确实很好吃。我也俄了,狼吞虎嚥,一下子就吃完了。然后我倒些红酒喝,
妈妈开车,就没陪我喝。终于等到妈妈也吃完了,然后妈妈说:
  「吕吕,妈妈想和你谈谈。」
  「谈啊,妈,有什幺就说。」我故作轻鬆镇定。
  「妈也不知道该什幺说,妈上个月帮你算了命,有些不太好。」妈妈说完歎
了口气。
  「妈,别信那东西,我好好的呢。」我也继续装糊涂。
  「别这幺说,该信的还得信,妈妈有自己的原则。他说得很准,家里的事,
人,以前出的事都能说出来。」妈妈说。
  「这幺神啊?」我佯装反问。
  「对啊,就是那幺神。」
  「那说我有什幺事?」我问。
  「也没太大的事,你别担心。」妈妈这样说,我能感觉出妈妈不想把事情说
得那幺严重。
  「反正遇到一些麻烦,但是算命的也教我破灾的方法。」妈妈说。
  「什幺方法?」我还是继续装糊涂。
  「不能现在说的。」妈妈有些害怕我再问。然后妈妈继续说:
  「能和妈都说些自己的秘密吗?平时我们母子都不好意思多聊别的,今天跟
妈多说些,妈也多说些。咱们像别的母子那样,像个朋友多好。」说完妈妈也笑
了。确实我们母子,我们家庭都是太规规矩矩,很少开玩笑。
  「可以啊,妈。就是有点不好意思。」说完我也笑了。
  「妈也是为了你,反正妈愿意相信那算命先生的。他叫妈多和你聊聊。」妈
妈说着。
  「为什幺?」我还是装着一脸疑惑。
  「别问妈是为什幺。你平时觉得妈对你怎样?是不是有时候很严厉?妈是不
是也很严肃?」妈妈说。
  「严厉倒不觉得,严肃就有点了,平时妈您也不喜欢说话,开玩笑。我只是
和朋友在一起话多些,毕竟男的,什幺话都可以随便说。」我说。
  「那以后咱们也改变改变,像朋友一样说话聊天,当然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
情况下。」妈妈说的这句话有了明显的暗示,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不会察觉有任何
异常。但现在我心知肚明,所以很是兴奋。连忙说:
  「可以啊妈,就怕您不喜欢,不习惯而已。对了,为什幺只有我们两个人才
能这样?」
  「都说了,别问妈为什幺,妈就希望你能好好的,妈就高兴。妈就你这一个
儿子,不希望你有不好的事情。其实妈也挺想找个人来聊聊的,和你爸,有时候
事情也不能聊,虽然和你姨妈经常说话,但是很多也就是家长里短。妈活了这大
半辈子,能没有些话想倾述吗。」妈妈说。
  「妈,您到底有什幺事情?今天有的奇怪哦。」我笑着问。
  「妈没什幺事情,现在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你问妈吧。」妈妈说完,喝了口
饮料。
  「妈,我也不知道问您什幺,怕您不高兴。问了也怕您生气。」
  「呵呵,没事的,都说了像朋友一样,想问什幺就说什幺。」妈妈笑着说。
  「对了,妈。您除了我爸,有没有和别的交往过?」这个问题我是真心想问
的。
  「妈和你爸好之前,很喜欢我同班的一个同学,那时候就是喜欢。后来遇见
你爸,也就淡忘了,然后被你爸追求,就在一起了。」妈妈不好意思地说。
  「那不叫交往,就是暗恋而已。暗恋这事情,我暗恋多了。哈。」我也笑着
说。
  「对啊,我们那年代不像你们现在那幺开放的。其实你爸为人很好,妈也很
高兴嫁给了你爸。就是你爸在工作面前,为人圆滑,反应很快,到了我这里就很
笨了。现在都在一起那幺多年,你爸在我面前有时候还是很笨的,很多事情都得
我去做。」妈妈说完,开心地笑了,看得出我妈对我爸的感情是很深。
  「什幺事啊?」我问。
  「很多事啦,就是不太细心,关心你,却不说出来,行动起来又笨手笨脚的。
交往到结婚,到现在,你爸还没像人家那样说一句我爱你呢。当然,我自己也没
说过。哈哈。」妈妈说完自己都乐了。而且现在也轻鬆了起来,气氛有些活跃了。
  「哈哈,这我明白啦。」我笑着说。其实我没打算说我交往的女朋友,妈妈
也没问。毕竟很正常的事,妈妈也没兴趣,可能再过几年就开始关心了吧。
  「打电话问问你爸,叫他别喝太多酒。你爸这人,出去喝酒,都不爱惜身体
的。」妈妈说完,我也打起了电话。
  「爸。妈叫你别喝太多酒,早点回来。」
  「知道了。」爸爸简单地说了这几个字。我和我爸就这样,简单地问候。
  「你爸肯定会很晚的,我们也不急回家。在这里坐还是走着聊聊呢?」妈妈
问我。
  「随便啊,听妈妈您的。要不回家吧,在家里自在些。」我提议着。因为我
觉得,回到家,和妈妈聊着更有气氛。妈妈看到我这样说,好像也有点恍然大悟。
微笑地说好。然后我结帐,开车回家。

                                                                                           
                               第七章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毕竟已经11月份了。妈妈先我一步去厕所,本来我
也着急上。决定和妈妈开个玩笑。
    「妈,先让我吧,我太急了。」我一边装着很着急,一边敲卫生间的门。
    「你不会去我房间吗?」妈妈聪明地回答。
    「我不好意思嘛,您的卫生间一定都是洗澡的多。」我想不到别的话说。
    「那就等我一下。」妈妈说。
    「妈,您是大还是小?」我坏笑地问。
    「小的,很快的。」妈妈正经地回答。果然,妈妈说完就开门了。而且还一
边整理着裤子,只能看到一点点肚腩露出来。然后就叫我快进去。
    我却笑嘻嘻地说:「我没那幺急,和妈您开玩笑呢!」我笑着说。
    「哈哈,平时就和你朋友们这样吧。那我们去客厅坐着吧。」妈妈说着,眼
神有点不一般地看着我。然后我们来到客厅,打开电视。
    「我们平时开的玩笑才不这样,我们开的玩笑都是下流的。哈哈。」我也笑
着说,试探一下妈妈。
    「朋友在一起说可以,不能在公共场合说,影响不好。」妈妈对我说。
    「知道啦,平时我们上班也是经常开玩笑的,男男女女的。」我反对着说。
    「真不懂你们年轻人。」妈妈笑得比之前开心。
    「妈。那平时您会和朋友开玩笑吗?」我问。
    「当然会啊,我们这些老妈子的话,有时候可能比你们更好玩。哈哈。」妈
妈说完大笑起来。
    确实是这样,平时的朋友圈,谁不说些玩笑来活跃气氛。能想到妈妈和朋友
说的一些下流话题,我内心也燃烧起来。
    「妈一般都是听她们说,还有你小姨,都是一帮厉害的人。」妈妈接着说。
    「那您不说啊?」我问妈妈。
    「妈没个厚脸皮。哈哈。」妈妈笑着说。
    「我倒想知道你们之间说的是怎样,比不比得了我们说的。」我这样说。
    「都是差不多啦,只有是好朋友之间才说的。无非不就是一样隐晦的话题,
加点成人性质。」妈妈说着,已经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我。
    「那确实,都是这样说。这样说才好玩,毕竟都是朋友,放鬆放鬆。」我附
和着妈妈。
    「让妈要一口。」妈妈说完就伸嘴过来,等我递给她苹果。
    我也不在乎地给妈妈咬了一口,妈妈却躲着整齐的那部分,咬着我咬过的地
方。我当时真的很开心,因为之前也有这样的,但妈妈不是拿刀来割走一块,就
是咬我没有咬的地方。
    我接过来,也在妈妈咬的地方大咬了一口,妈妈看到了,好像很欣慰地笑了。
当时我读懂妈妈的眼神,和脸上要表达的资讯。虽然不是那幺直接,但是妈妈已
经在慢慢地主动让我知道。
    然后妈妈又笑着说还要吃,就这样,我和妈妈一人一口,没几下,一个苹果
就吃完了。
    妈妈问还吃吗。我回答说吃。当时虽然饱,但是觉得这个好像是在和妈妈调
情。妈妈削完第二个苹果,自己先咬一口,然后给我,我装着看电视,也在妈妈
咬的地方咬下去。妈妈也像我一样,装得很自然,装得很无所谓。
    毕竟是母子,谁嫌谁呢?吃完第二个,我说不吃了,妈妈也没问我还吃不。
可能都觉得太饱了吧。记得当时妈妈还帮我拿走嘴角的一点果肉,我则是微笑地
看着妈妈。
    当时确实像是情侣搬的嬉闹,但我却不希望参杂这多余的感情在里面,只有
普通的亲情就好。事情也如我所愿,我没有爱上妈妈,妈妈也没有爱上我,这都
是后话。
    「妈先去洗个澡,觉得不舒服。」说完妈妈就走到房间。
    这时妈妈并没有关门,我还想故伎重演呢,去偷偷开这电脑。这下好了,妈
妈连门都没关,肯定是到卫生间换洗了。
    果不其然,妈妈走到卫生间去了,拿着换洗的衣物。我失望地看着电视,虽
然心里希望能进展能快些,但是现实中是不可能那幺快,妈妈也不可能那幺做。
我只能看着电视等着妈妈,也幻想着像电影一样,妈妈会叫我去帮她抓背。对于
妈妈,我只是正常的性幻想,没有过变态的行为。
    在等待这妈妈的同时,我想打个电话给爸爸,看看时间,还不到八点钟。所
以没打,不到12点,爸爸是绝对回不到家。妈妈这次洗得蛮久,我等累了就回
自己房间转转,开着电脑,玩起游戏。
    妈妈原来是洗澡洗头同时进行,所以才用了那幺大半个钟头。妈妈穿着睡衣
出来,站到我后面。看着我玩的网路游戏,我也没注意妈妈的穿着,毕竟游戏当
中也是很认真的。
    「你们玩这些打打杀杀的游戏有什幺好玩的?」妈妈一边拨弄这头髮,一边
说,这样头髮容易干。
    「了,现在不玩了。」我这样说着,一边退出游戏。
    「我又不是叫你不玩,你可以继续玩啊,没事的啦。」妈妈微笑着说,然后
坐在我床上,继续抖动着头髮。
    「陪我亲爱的妈妈聊天才是要事。」我继续不正经地说,我总觉得妈妈试探
我,我何尝不主动些,至少能让妈妈放心。
    「看你说的,嘴巴真乖。以前想听到这幺甜的话是太难啦!」妈妈笑道。
    「不是您说要我像朋友一样嘛,现在我就当妈妈您是朋友啊!」我也笑道。
    「嗯。真不错,看来妈妈晚交了你这个朋友啦!」想不到妈妈其实也能聊的,
确实是遇不到合适的人罢了。
    「妈,爸肯定又会是12点后回家,信不信?」我问。
    「信。你爸哪次不是这样,喝醉了才回来。」妈妈恬责地说。
    「爸也不算喝醉,毕竟走路不倒,找到家门,开得了家门,这个算好啦。」
我安慰地说。
    「不说他了。对了,要不要加个被子,夜里冷吗?」妈妈关心地问我。
    「妈,冷了我会自己加的,放心啦,不信你睡睡看。」我引着妈妈说道。
    「好啊,那我今晚就睡这里,你和你爸睡去。」妈妈开玩笑地说。
    「可以,我睡客厅都行。哈哈。」说完,我转过椅子,和妈妈面对面地聊着。
    「妈,其实您还是蛮漂亮的。」我夸奖着妈妈。
    「你才知道啊?哈哈哈哈!」妈妈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地乐了。
    「我说的是实话。」我老实地说。
    然后注意到妈妈的穿着,一套秋冬季的睡衣,粉红的圆斑点,看着很可爱。
妈妈的身材被包裹着,但不明显,毕竟睡衣都是宽鬆的。我可以看得出,妈妈没
有穿内衣,看着胸前睡衣的形状就可以知道。
    一直到现在,出来吃水果的时候,妈妈和我都很正常,都没表情出有怎样的
暗示。我也只能稍微地开些玩笑,等待着妈妈的主动。我也觉得当天晚上肯定不
会有什幺发生。
    「吕吕,妈妈想对你说些说,但是当着你的面,妈妈又说不出来。」这时候
妈妈突然认真地说。
    「妈,什幺事?如果说不出来,我可以出去,或者你写下来。」我说完就觉
得我有点着急了,因为还不知道什幺事的前天下,就说写下来,是很不妥的。话
已经说出,已不能收回。就等着妈妈的回答。
    「妈也知道写下来啊,但是差不多都一样的,妈开不了那个口。」妈妈装作
很自然地说。
    「那就不说呗,妈您这幺为难,我都不知道是什幺不好意思的事呢。放心,
妈。您有什幺就说出来,我不怪您。」我这样说,是为了让妈妈放下负担。
    「你先去反锁着门,关窗,关窗帘,等下再去开门。」妈妈命令着我。我大
喜过望,但是还是要镇定。然后我说:
    「为什幺反锁门啊?关窗和窗帘就好了,别人也听不到。」我说这,然后把
窗和窗帘都拉好。
    「去反锁门吧,不想让你爸听到我说的话。虽然他现在不可能回来,保险起
见。」妈妈期待地说。我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装作委屈地去反锁门。
    「你房间的门也关起来,反锁起来。」妈妈命令着。我只能乖乖听话,内心
却是涌动着。关完,我照样坐在椅子上。
    「灯也关了,妈妈怕说了那话会不好意思。」这时候妈妈害羞地说。
    我顺手关了等,房间一下子变得黑暗,我也没等妈妈说,先把电脑萤幕关了。
    「吕吕,上个月妈妈不是遇见那算命先生吗。他说,我可以帮你破掉那些不
好的灾。」说到这,妈妈好像犹豫着要不要再说下去。我已经看不到妈妈的脸,
毕竟窗帘关上了,房间的黑暗也像组团似的,越聚越黑。
    「妈,什幺事情搞得这幺神秘,又关门关灯的?」我抑制着内心的狂喜,嘴
上去故作镇定地问。
    「妈也怕你不答应,也怕吓到你,怕你以后会瞧不起妈。」妈妈声音了听出
有些无奈。
    「妈,没事,你要说什幺就说,我不会怪您,更不会生气。除非你说我不是
你们亲生儿子。哈哈。」我开了个玩笑,想让妈妈轻鬆地说出来。果然,妈妈听
了这个话,也噗地笑了一下。
    「看你说成什幺啦,你不是亲生的,你是捡来的。」妈妈也着开玩笑。
    「那妈您说吧。」我期待地说。
   「你过来。」妈妈叫我过去,我真想马上脱光衣服裤子,就直接沖上去。我轻
轻地坐到妈妈旁边。
    「别问妈妈太多问题,现在你就听着,不管你生气或者怎样,都不要表达出
来,可以吗?如果吕吕你不生气,就抓着妈妈的手,好吗?」妈妈温柔地问。
    「妈,您说。」我说完,已经握着妈妈的手。然后继续说:「您看,我不生
气。」
    妈妈笑了一下,轻轻地打看我的肩。
    「算命先生说,我要和你发生关係,才能破掉那个灾。」妈妈说完,明显感
觉到她很紧张,手心已经出了很多汗。
    我正想说话,妈妈就又说:「你别说,你说了我倒不知道怎样说。我的意思
你是明白的,妈信那个算命先生,也答应了他。可能你会觉得这很不可思议,觉
得我可能是发疯了才信那样的话。妈这辈子没咋的的期待,就希望你平平安安一
辈子。妈就你这幺一个儿子,妈做什幺都愿意的。我的话也就这幺多了,等下你
也别问我,过段时间妈再来找你说。对了,你把你听到妈妈说的这件事后,可以
写给妈妈看。妈不敢面对面地看着你的脸,等下妈妈就回房间,平时你爸在家,
咱们以前怎样还是怎样。好吗?」
    妈妈说着。虽然她这样问,但我却不能答,我知道妈妈今晚只是把话说出来,
还没打算和我真正的发生关係。妈妈说完,就走了,开门的时候,只看见妈妈的
背影,因为客厅灯是开着的。
    等妈妈走后,我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自己握住拳头,轻轻喊了生,耶。我愿
意继续等着,我也知道这一天的到来会不远了。
    我开灯,拿出笔记本,把想对妈妈说的话都写下来,然后撕下来,準备明天
给妈妈看。
    我在笔记本的页面是这样写的:
    「妈,听到您今晚的话,我确实是比较吃惊,但我没生气,也不可能怪妈妈
您。相反,在我心底很高兴,妈妈为了我能做这样的牺牲,作为儿子的我很感动。
妈,当着您的面,我也不好意思说。现在在纸上,我可以毫无顾虑地说出自己的
想法。妈,只要您愿意,我怎样都答应。但是,妈。我也怕这会对您造成伤害,
这个是我不愿看到的。而且如果您自己没有一点的自愿成分在,我也不希望妈妈
做这幺大的牺牲。妈,等有合适机会,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吧。爱您的儿子!」
    虽然是简单的几行字,但却是我真实的想法,确实也是有这样的担心。本来
还想说很多,但写起来,话却变少了。原本打算着,明天以后再给妈妈看,但是
我内心的欲望却强大起来,驱使着我走到妈妈的房间门口。
    我敲了一下门,然后把纸条从门缝下递进去。对妈妈说了一句:「妈,我写
的东西,现在放在门下面。」
    说完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听到妈妈走动的声音,知道妈妈是来拿纸条的。
我不知道今晚会怎样,就躺在床上幻想着。刚躺下不到10分钟,我的门也响了,
门下也多了长纸条。
    我飞快的跑去,把纸条拿起来。收到妈妈这样的纸条,比第一次收到的情书
更开心,也更兴奋。我快速地打开着妈妈给我的纸条。纸条还是我之前的纸条,
妈妈把字写在背面。
    「吕吕,我的儿子。妈妈这不是牺牲,如果妈妈内心很排斥的话,我想我也
做不了。妈妈也不知道为什幺,开始妈妈听到算命先生说的,很吃惊,也觉得不
可能。但是和算命先生聊了一番后,妈妈也就平静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妈
妈也想过,这样做该不该?但是妈妈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吕吕你的担心
妈妈也知道,妈妈在这里告诉你,妈妈没有不情愿,妈妈是自愿的。这个月我想
了很多,这件事给妈妈的冲击确实是大,是一种妈妈想到会刺激的冲击感。妈妈
这样说,吕吕会不会看不起妈妈?吕吕,我们今晚不能那样做,等我们都想好了,
可以吗?看完不必再写了,妈妈休息了,明天上班早。记得去打开门的反锁,也
记得烧掉这个纸。」
    我感觉妈妈还想说,但是纸面上没有地方写了。我烧完纸,去打开反锁的门。
也回房间了,看看时间,快十点了。想到第二天还是礼拜四,所以也洗澡睡了。
当天晚上睡的很好,爸爸回来都没感觉。
                                                                                                                              

[ 此贴被何铭明BB在2017-05-20 13:30重新编辑 ]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 2020年最新最全女主播裸身自慰流白浆_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视频_女人体1963 播放_青草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互动交流网站,上万网友分享女主播裸身自慰流白浆_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视频_女人体1963 播放_青草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心得,通俗易懂地掌握女主播裸身自慰流白浆_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视频_女人体1963 播放_青草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专业知识,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女主播裸身自慰流白浆_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视频_女人体1963 播放_青草草在线视频免费观看,拥有国产、日韩、欧美、动漫、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排行榜信息。